王燕平

尼泊尔被称为佛的国度,有一种流行的说法:“尼泊尔的寺庙比房屋多,佛比人多”,可以看出佛文化已经渗透进了人们的心中,并体现在日常生活中的时时刻刻和方方面面。今年二月中旬赴尼泊尔拍摄“湿婆节”盛况,顺便也做一些人文纪实的采风。当漫步在加德满都的街头时,发现与佛(神)相关的建筑、设施(寺院、神庙、佛塔、佛龛、塑像、甚至是一块石头)随处可见,很多经过的人都会以各种形式进行朝拜祈福。《祈福》表现的是在街头的一座神龛前,一个男性信徒正蹲在地上虔诚地祷告,一个女信徒以围绕的形式进行参拜。拍摄时适当放慢快门速度,显现出了动与静的对比效果。虚化的红衣人在蓝色背景的衬托下,产生了色彩上的明显反差,强化了画面的整体...

今年2月13日赴尼泊尔采访湿婆节盛况,在帕斯帕提纳神庙周边寻找拍摄对象时,被路边一个背着宝宝的年轻母亲在贩卖花生和饮用水的情景所吸引。母亲坐在石头台阶上等待着生意上门,背上的宝宝已经进入了梦乡,于是就将此生动的画面通过连续多角度地记录了下来。回来在电脑上浏览时,其中一张片子中那位年轻母亲脸上所呈现出的忧郁目光和愁容 ,一下子就揪住了我的心。主体人物用略显沧桑而不失柔美的双手,撑托着虽被丝巾半遮面但更显美丽的脸庞 ,会说话的双眸中流露出的分明是对未来生活的忧虑和惆怅。涉世不深的孩子根本无法理解母亲的心绪,在妈妈孱弱的脊背上睡得那样的安稳、甜香。图片中人物神态自然生动且对比强烈...

斗兽场夜幕

斗兽场风云

缅甸的蒲甘被誉为“千塔之国”,田园中的佛塔在远山、薄雾和晚霞的衬托下呈现出仙境般的景色。

斑驳的砖墙和别致的孔窗交待出了古塔的环境,心无旁骛的小沙弥借助烛光在静静的研读,画面让时常身处嘈杂喧嚣的我们不自觉的静了下来。

在缅甸蒲甘的佛塔内,从塔门射进来的光线恰巧勾勒出大佛的轮廓并照亮了小僧和红伞,可遇不可求的光影条件营造出了可遇不可求的画面。

夫人进店购物,牵狗的丈夫在外面等待,还好有手机可以消磨时间。灯箱广告交代出了销售的产品,画面既有对比又包含诙谐,深入中更可产生丰富的联想。

在寻找拍摄角度时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片墓地,墓位上的基督像与小镇形成了联系。人们生活中需要精神信仰,上天也无时不在地俯瞰着人间。

阴雨天使色彩更加饱和,慢门的运用将意大利小镇营造成了一个静谧的童话世界。

板球被誉为印度的国球,街头随处可见玩儿板球的人们。正因为具有如此雄厚的群众基础,才使印度板球运动的水平领先于世界。

逆光拍摄使印度女性身上的沙丽的质感和色彩得到了突出的表现,也让画面获得了抢眼的视觉效果。

老茶客

雨后彩虹经常见到,而彩云却比较少见,这张如抽象画的《彩云》就是在新都桥的雨后偶然拍到的。

    川西新都桥一条湍急的溪流中堆放着大量雕刻精美的玛尼石,一眼望过去甚是壮观和震撼。它寄托着藏民族对人生虔诚的信仰和希望,盼望着借此获得吉祥,同时也呈现出了藏域给人的一种神秘感。通过减光镜实现的慢门,使溪水表现出了丝绸般的质感,与坚硬的玛尼石形成了强烈的对比。整体压暗的影调使色调更加饱和,也增强了秘境的感觉。沿着溪水流入、流出形成的对角线、开放式构图,拓展了观者想象的空间。

英机彩带飘角楼

红云金闪文昌阁

云流万寿山,霞映昆明湖。

拍摄颐和园的晚霞后,十七孔桥上的天空中突现电闪雷鸣,于是进行慢门连拍,幸运地抓住了这美妙的场景。

今年春节赴尼泊尔进行创作,很多时间都是穿梭在古老城市破旧狭窄、坑洼不平的街巷之中,有机会近距离地接触到了当地百姓的真实生活。一次,偶遇到劳动者搬运红砖的劳作场面,顿时被之深深地触动并及时地抓拍了下来。场景中,搬运者头顶上高高的砖垛和负重下凝重的神情,空气中弥漫的浓浓的粉尘和劳作者被染成砖色的身躯,整个画面在讲述着一个鲜活的故事,每次回看时心情仍久久不能平静。之所以取名《承载》,表层呈现出工人头顶上实际承载的重量,而深层次或许承载的会更多更多……。

拍摄于河内的街心公园,辛勤的环卫工俯爬在游椅上“午睡”。

灶台、旧壶、明星猫,墙面上的历史印迹,摆着“龙门阵”的老茶客,画面呈现出了典型的四川式的安逸生活。

天还没亮,尼泊尔巴德岗古老的陶马迪广场上的早市已经开市。

两个读书人,一男一女、一老一少,一侧一正、一盘腿一垂足,极简的元素里蕴含着对比,冲突的画面下呈现出和谐。

抓拍于尼泊尔正在吃糖的男孩儿。

环境和人物的装束反映出了尼泊尔百姓生活的贫困,但女孩儿玩耍的姿态和神情却充满着快乐的幸福感。

公路的延伸呈现出画面的纵深感,虚实的处理突出了人物主体,行人和汽车被安排在黄金分割点上,使场景表达出一种恬静、舒适的异国风情。

晨雾中的尼泊尔小山村犹如仙境。

对角构图,现代与古典、冷色与暖色分别在形式和色调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锣鼓镲一敲、秧歌跳起来,寒夜下的京城市民自娱自乐地热火朝天。

下一页
©王燕平 | Powered by LOFTER